愿你我,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

从小就钟爱菠菜,因为每次嚼着一片一片的菠菜叶时,总能让我很有食欲,总能让我想到菠菜这个人。

于是逛遍了食堂花花绿绿的窗口,最后驻足停留的地方还是老地方。

来,阿姨,打点菠菜。

对的,我有一个朋友叫做菠菜。很喜庆,很有食欲的一个名字。

2011年的时候,那是一个漫长的假期。发情的知了声,混杂着池塘边青蛙的求偶聒噪声,从暑假伊始开始蒸发沸腾,穿过梦境一样斑斓的岁月,在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戛然而止,销声匿迹。

菠菜就是在那个暑假退了学,从学校不高的围墙翻出后,心事重重的和我一起去胖子饭馆喝酒。

我们点了两盘凉菜,两盘热菜,一人一瓶冰镇啤酒,两个人吃的津津有味。

我吃了一会菜,又吹了两口酒,抬头去看菠菜。菠菜一个人喝着闷酒,默默地夹着菜,也不说话。

我说,你真的打算就这样退了学?

菠菜吧唧吧唧的嚼着雪白的藕片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点过头后又添了一句,不然那?

菠菜的女友和菠菜谈了两年的恋爱,是那种在中学常见而又普遍的地下情,台面上见不得人,但还是被班主任明察秋毫地发现。老师以退学向菠菜威胁,他女友承受不了压力,主动提出分手。一场暗度陈仓,毫无风花雪月的爱情就此无疾而终。菠菜当然一直坚持着追着女孩。

后来的故事就没有下文。菠菜在暑假快要来临的时候,翻出了学校的围墙再没回去过。

夏天就要来临了,这个时候喝上点冰镇的青岛啤酒,能真实地感觉到透心凉,心飞扬。

我和菠菜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,没一会就把四个盘子的青菜和肉丝狂扫干净。胖子围了个红色的围巾,忙的东奔西窜,随即又端来几盘花花绿绿的炒菜,顺便夹着一瓶柔和白酒,坐在我和菠菜对面,开始喝酒。

胖子问菠菜,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

菠菜皱了皱眉,望着杯盘狼藉的桌面重重的叹了口气。那一口气叹得像是一个盘子重重的砸碎在地,落了一地的无奈,支离破碎。

胖子讲,这样,我认识附近的一家家具厂老板,我有空打听打听有没有空闲的工作,怎么样,想不想干?

菠菜目光坚毅,爽快的点头答应。

几天后,菠菜就在胖子所说的家具厂做些零零散散的打杂工,每天的工作很是轻松无聊,当然工资也很少。

有一次我骑着电动车漫无目的的去吹风,不知不觉就拐到了菠菜所在的家具厂。其实是一直担心菠菜在那里过得怎么样了,所以才有意无意的拐了很多的弯,最后目的地还是心里念叨的地方。

家具厂里摆满了长短不一,散发着木屑味道的长型滚木和木板。菠菜窝在那一堆杂乱的木头中,很不起眼。从远处吹来的凉风吹一下,地上的细碎木屑就随风扬起。菠菜的杀马特发型上沾满了雪白的木屑,像一个姿势笨拙又好笑的圣诞老人。

菠菜很少去胖子饭店蹭饭吃了,每次我和胖子在饭店的一角面对面吹酒时,总感觉旁边少了一个能畅所欲言的人。

胖子的爸爸经营着这所饭店,胖子每天都在这边打打杂。洗盘子,端盘子,然后接着洗盘子。这能让我看到十年后胖子的生活,但胖子的生活依旧过得挺滋润,所以还算有了比较好的归宿。而我会继续在满天飞的试卷中,列出永远都无解的方程式,所以生活仍然很充实。

而菠菜如今还是身无定所,对将来的去留毫无打算。算是我们三个里面混得最差的一个。

曾经光着屁股,在一起打弹珠的时候,就拍拍胸口说着大话,你们等着,看看十年后谁混得最好。

如今十年过去了,但所有过去吹过的牛逼都无法应验,只是在奔波的背影中都不想把那句话再拿出来,豪情壮志的说上一遍。

过了好几天,我和菠菜又去胖子的饭店喝闷酒,菠菜的皮肤被烈日晒黑了,有点瘦。

菠菜失业了,说想和我一起做兼职。我那时穷的只能喝西北风,吃冰棍。于是对菠菜讲,只要能赚钱,只要不犯法,什么都能干。

然后菠菜就把我带到了一个私人承包的田园里。

那天坐上菠菜的摩托,骑了半天的路程,中途遇到一个红色招牌的加油站,菠菜加满了油继续风尘仆仆地前行。

在我坐摩托坐得快要吐了的时候,菠菜回头对我讲,到了。

我抬头一看,忍不住想对菠菜大骂,这他妈的我在哪啊?一边骂一边蹲在地上摸着胸口。

菠菜讲,你怎么了?奶疼啊?

怎么了?没见过晕车啊。

喝口水缓过神,我仔细的瞧了瞧这片漫无边际的田野。绿色的西瓜藤和绯红的桃子映眼相接,绿色的瓜藤像从天边打过来的波浪,从这边的繁华蔓延到那边棕黄又寂寞的麦田里。

我和菠菜负责看管种满了桃树的桃园,每天坐在简陋阴凉的大棚里帮田主看桃树,防盗贼。但田主万万没想到家贼难防,我和菠菜有事没事就顺手牵羊,每天啃桃子。哈密桃,蟠桃,水蜜桃,黄桃,每天换着品种吃。在凉棚里百无聊赖时,就互相吹吹牛逼,谈谈女人和梦想。

我和菠菜很能自娱自乐,达到了两个人玩斗地主,都自创出很多打法的那种境界,玩的很嗨皮。

但我和菠菜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很容易感到肚子饿。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便利店都找不到,便宜的香烟也已经抽完。两个人在半公里见不到人影的田野里晃悠了半天,追了一会的野兔和田鸡,最后睡在凉棚里,嚼树叶。一边嚼一边听对方从肚皮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,伴随着旁边小河的流水伴奏,很有规律。

我饿的两只眼睛里都是烤鸡腿,满汉全席,我为了保留点体力干脆卧倒睡觉。睡着睡着听到菠菜窸窸窣窣的细碎脚步声,我刚想坐起来看看情况,就被菠菜强拉硬拽进一片西瓜地里。

我一路连爬带滚的冲进了附近的西瓜地,刚想破口大骂菠菜的粗鲁,骂了一半看到圆滚滚的西瓜就不骂了。

骂个毛线啊,吃西瓜啊。

我用我多年来练成的铁砂掌,照着一个大西瓜就是劈头盖脸,可爱的绿皮大西瓜露出了红色的甜瓤,我看的眼都直了,口水狂流不止。

我刚想抱着西瓜一阵狂啃,菠菜又是把我一阵强拖乱拽,我一边滚一边在心里大骂,你个杀千刀的,杀千刀的……

菠菜紧紧捂住我的嘴,紧张的对我提醒,来人了。

我一听,那还得了,顿时睡意全无,眼也不花了,肚子也不饿了,腿也有劲了,还能跑了。我和菠菜很有默契的朝田垄的沟壑那边狂奔。在快到沟壑的时候,我和菠菜如壮士黄继光一样,完成了最后华丽的纵身一跃。

四周扬起了细碎的尘土。

那些穿过记忆暗角的灰尘,多年之后,时光打不乱他们,阳光围绕着他们,清风带来了远方的问候,最后婉转停留在时空的河底。在记忆里打一个微小盘旋的波浪,让欢声笑语爬满踏过的青石板绿苔。

我和菠菜窝在沟壑里抱成一团,菠菜对我指挥着,快看看骨头断没断?

我嘟囔着团团转,没断没断。就是少了一只鞋,……哎呦,我的凉鞋那……

第二天,那个西瓜地田主就发现了我们留下的凉鞋和劈碎的西瓜,于是在田地的中间拴了只高高大大的牧羊犬,那牧羊犬老是两眼凶光地往我和菠菜这边瞅。我总担心他会不会把狗链子挣脱掉,吃掉我们。

我和菠菜再不敢去那个西瓜地偷西瓜了,后来菠菜捉到只野兔扔给这只牧羊犬,它就彻底被菠菜驯服了,每天见到菠菜就傻不愣登的摇尾巴,而见到我的时候总是眼冒绿光的舔舌头。

所以那几天,我就莫名其妙的失眠了。

而治疗失眠的最好方法,就是找一个人陪你一起失眠。因为他也睡不好觉,总有一个人陪在身边讲话。这样,失眠就变成了聊天。失眠最怕的就是孤独一人,既然有人谈心,失眠也不是那么令人困扰。

我把菠菜拉起来看星星,天空中的星星像钻石一样铺满夜空。风一吹,满天的星星随风荡漾。

这样的环境最容易让人流露真情,我和菠菜像喝醉了一样讨论着梦想。叽叽歪歪的为对方展现自己未来的蓝图。后来说着说着菠菜的声音就小了。我歪头一看,睡着了。

周遭的鸟鸣,水声,和青蛙的发情声都柔成一缕清风。风一吹,荡漾在河面成了涟漪。凉风把梦吹到了天边,又把现实包裹在梦中间。

年少时的梦,是雨后的彩虹。你不一定最终把它打包兑现,但你一定要在你能看得到的地方,力所能及的给自己画上一座温暖的彩虹。至少在你累了的时候,抬头望望路过的那片天空,你会感觉,今天的天气至少还不错。

又过了几天,老板把我们解雇了,理由是桃园里感觉少了好多桃子。我和菠菜面面相觑,相互坏笑。然后领了不多的工资,握着最后摘下的水密桃,和西瓜地里的牧羊犬挥手告别。

几天后,菠菜去了南方的一个电子厂找工作,忙忙碌碌地很久没联系。

最近一次和菠菜见面是在胖子的婚礼上。胖子穿着西服精神抖擞,新娘穿着婚纱楚楚动人。我和菠菜一起去送祝福,喝喜酒。

胖子已经自己开了家饭店,名字叫,你丫别走。说是讲给我和菠菜听的。

菠菜说,混得不错啊,准备干大生意的节奏啊,大老板。

胖子莞尔一笑,定定的望着新娘的背影,认真的说,我追了老婆四年,现在只想和她一起过过平淡的生活,只要她能够快乐,我也就很满足。

那一天晚上,胖子特地把我和菠菜叫去吃饭,还有一些多年的同学和发小,挤得满满一桌,热闹非凡。我和菠菜坐在一起,互相拼酒,最后都喝得满脸通红。

脑神经一被酒精麻痹,心里的话就一波波往嘴边涌。嘴上提起风淡云轻,毫不在意,其实心里像一面镜子一样,澄澈透明。

菠菜向我倾诉这几年在外边的打拼,电子厂白夜班两边倒,没上学难,但也不比做试卷简单。钱是靠力气挣来的,用脑的时候少了,一个人孤独的时候难免会胡思乱想。

我问,你都想什么啊?

菠菜仰着头看着装扮华丽的天花板,一字一顿的说,想的很多,想过去,想现在,和将来,想曾经说下的梦想,想自己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,想那些年和你一起偷过的西瓜……

宴席上,透明的玻璃杯碰的伶仃作响。

那天夜里被朋友送回到床上,醒酒后又一次陷入了失眠,我想起了多年前我把菠菜从睡梦中拽醒,陪我聊天的场景。我拍了拍旁边的大绒熊很是高兴。拍着拍着就睡去了。

生活中总要有那么几个人,他们和你踏上同一辆生活的公交,奔赴一场没有目的和结局的旅行。你们一起看窗外的风景,一起啃着同样的面包,喝着劣质的可乐,一起分享最好玩的游戏和兴趣。

我的回忆和笑语有一半是因为你,你的心事和旅途我陪你走一程。路过了风花雪月,断桥残雪也一并拾起,生活的帷幕还没来得及拉上,所以还想让你陪我继续演下去。

但生活的公交终有归宿,每次停靠站都下去那么几个人,然后自己把记忆打包,挥挥手向他们告别,其实更多的嘘寒问暖都不及一次隆重的挥手。挥手告别过去,挥手拥抱现在,挥手迎接将来。站口虽然七弯八绕,各有不同,但记忆会笔直的走到一起。纵使方向不同,我们都加足了油门,朝着自己曾经说过的模样飞奔。

那么,彩虹就在不远的地方,路上开满了鲜花,每一个朝前狂奔的人,都将是幸福的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破晓社区 » 愿你我,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

赞 (0)
分享到: 更多